2014年02月06日

我們寫下了愛的神話

  我與愛人十三歲就認識了,是遠房親戚。後來,我們又是初中同學,經常在走親戚的途中相遇。不懂愛情時,它會悄然降臨,雖然沒說:我愛妳!那時我才十五歲,幼稚的童心未退,拒絕了妳的情書與約會。拒絕的不是妳的貧窮,是我們太年輕,更反感妳那瀟灑中幾分浪子的自信。

  妳比我先下學壹年,無論妳走到哪裏,都給我來信。真的怕媽媽看見,於是把它扔進廁所裏。因為在那時代與男孩說話,都會引起眾多目光的關註與非議。那年端午節妳回老家相親,見到我後,直接找到我媽談我們的事。媽媽被妳的誠心感動,勸我說妳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。於是我思緒萬千,妳的不放棄讓我抉定與妳牽手壹生。其實我並不愛妳印刷公司,可兩情相悅的愛情是傳奇,至少在那個時代。
  我們在幾間就要倒的土坯房裏結婚了。娘家舅第壹次拜年來家,含淚離開了。因為屋頂的泥巴落在菜裏。那時怕下雨,最怕下雪,屋頂再也經不起壓了。於是心中有個信念:建個不怕雨雪的家員。農活對於我從零開始的,所有人都說我不像沒幹過。那是不能讓別人看不起與信念。
  懷孕四個月後,我去了妳打工的地方,主動做十個人的飯。雪花紛飛的清晨,我去櫥房做飯,幸好是仰著滑倒的,我含淚撫摸摔疼的身軀,那落在身上片片雪花,不忍拭去,那麼寧靜的清晨,唯它來問候。
  回到老家十三天,我為做月子打了四百斤煤塊,第二天就生了大兒子。當妳背著行李回到家,輕輕地拍拍我的肩,那含淚的雙眼只看了我壹回。兒子兩歲時,我們拿出所有的積蓄,在鎮上買了地皮,建了不怕雨雪的家員。為了還房債,我們賣過服裝,下過工地。甚至賣過盜版光碟。妳說:別做這個吧,抓進派出所是可怕的滋味…妳寧願下工地。
  同行們說妳傻,我卻趴在妳懷裏哭啦!房債與賣衣服賠的錢,除非賣房還,靠妳下工地要二十年…我堅持做,那時正懷小兒子三月,渴了喝花員澆花的水,餓了吃兩個餅。直到現在我有個習慣,從不吃零食,水果哪怕是放爛。
  第七個月時,身體再也不允許,既使我很不甘心,並不情願…可我害怕使去安全的家員,因為我是個母親。回到家沒住十天,就隨妳打工了。雨雪紛飛的十月,在壹間二十幾年沒住過人的屋裏,我生下小兒子,雖然辛酸,我們滿面笑顏。妳無微不至的照料,讓我感到愛的真正含義:它不需要任何承諾,壹指間勝過所有誓言。那時我才真正的愛上妳康泰
  那年春節回了家,我壹直照看孩子。望著妳背著行李的背影,沈重的步伐,我的心碎了。每晚必看妳所在城市的天氣預報。那是牽掛,愛的無聲表達…當孩子們睡了,總習慣把妳的枕頭放好,愛人!可否想念家?也許正忙於加班,對家的念想是壹剎那,迅而便消失了。當妳躺在床上,剛有對家的念想,便在呼嚕聲中,夢回了家…
  孩子們漸漸長大,也成了留守兒童,我們用從未有的力量去打拼,那是有種信念:為了早日回家。那年我得了腫瘤,與死神擦肩。感到壹切都那麼有意義,更要珍惜!我不知疲憊地工作,表妹來看我哭著說:姐!何時為妳自己活壹回吧…每個人來到世上,都肩負重任,只是有人知道,有人不知道。
  人生如歌,如音符更妙!無論身邊出現的每個人,都代表壹個音符,缺壹不可。我們的信念在遠離家員,十壹年後終於實現。不再為負債而沈重,有了漂亮的家員,有了別人不再斜視的目光,而是笑容可掬的握手,壹切的壹切都在改變…可握卻從未感到絲毫的快樂。幾次飯局,朋友們喝酒、開間、打牌。每個人都有女孩陪,朋友們稱呼為:小姐…我的心在滴血,感到悲哀。便默默離開,愛人也隨之回家了。
  朋友請客在迪廳包桌,愛人非拽我去不可,看到臺上穿著暴露表演的女同胞。也許哪天,她的親人在臺下心也在滴血。我中途再次離開,愛人也隨之回家了。這天,朋友請客看演藝,不再那麼烏煙瘴氣,那無聊的表演與震耳的拍響聲,讓我再次中途而退,愛人隨之回家了。
  那洋的場合我再也沒去了,把我關進自己的世界裏…妳教會了我上網。我從不去妳辦公室,壹次的無意,妳與網友視頻的信息還停留在那,她說永遠也忘不了妳的洋子…妳說…難道我錯了?愛不需要言語的表達,當我看到的壹剎那,為何心痛?痛的都碎啦!我們終於打架了,妳說很怕我,可我卻如同孩子似的寵妳,我真的不明白了…語言可以殺人,我體味了,妳的壹句話否認我們的壹切。
  結發為夫妻,深信兩不疑…這個信念支撐著我,於是常發短信給妳,那壹段段的曾經與美麗。假如真的有那麼壹天,我實在撐不下去了,那曾經的美麗,畫上永恒的句號,隨風而去…
  不久我們第二次打架了,我似乎明白壹切都該結束了,因為每個故事都有壹個結局。真的要放棄嗎?愛人!放棄的心碎遠比上,看妳背著行李要去他鄉的背影。盡管我壹百個不願意,壹百分的去珍惜。妳也許掉進了染缸裏,再也看不到原來的妳。
  我學會在雨中漫步,如何讓自己美麗的離去?偶見傘下親吻的情侶,我們的曾經也許更賦有詩情畫意。飄雪中,妳把我冰冷的手,握在妳溫暖的手心,放進上衣的口袋裏。那壹刻,我是最幸福的人。於是想到那美麗的詩篇:如何讓妳遇見我,在我最美麗的時刻,為這,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求他讓我們結壹段塵緣…
  愛人!如今我要離開妳了,當妳每天早上醒來,昨天的衣服不見了,今天要穿的已在床前。可否知道?第壹次為妳解皮帶,讓我汗濕了衣裳。也許妳的氣沒地方出時,才發現沒有了出氣筒康泰領隊。妳常拍著我的肩說:不要生氣,不然向誰出?當妳累了時,才會感覺少了壹雙溫暖按摩的手,才發覺沒有誰為妳端上可口的飯菜。
  當妳出門時,那雙上下打量的眼睛為妳整理衣領,也許妳才發現那雙眼睛在流淚,淚已成河…我留給了兒子壹封信:我的孩子,真的對不起。媽媽這輩子沒看過大海,海可容納百川,那寬闊溫暖的懷抱,不會讓我受傷,任憑媽媽自由飛…
  憂憂之中,我病的很重,妳幾乎每天都在家照料我,妳握著我的手說:老婆,別看在壹起打鬧,真正看不見了是多麼殘忍。我們的任務沒完成,不能留給壹個人,到時候買輛老年機動車,帶著孫子,我們去兜風…
  我再次流淚了知道嗎?愛人!真想永遠停留在病中,哪怕是壹秒鐘,我就幸福壹秒鐘。多少花開花謝的季節我們共同走過。早已剪成壹部無聲的電影,那牽手羞澀的笑容永遠定格其中…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情感)の記事画像
晚秋
在美的世界裏我們純淨著我們的自然
與溫暖相擁
給Baby
我们是这样的
同じカテゴリー(情感)の記事
 小念的哥哥 (2014-08-08 11:33)
 晚秋 (2014-02-11 18:39)
 給夢想插上壹雙翅膀,讓它飛翔 (2014-01-08 12:44)
 心情的样子 (2014-01-07 15:37)
 在美的世界裏我們純淨著我們的自然 (2013-12-09 12:49)
 與溫暖相擁 (2013-12-06 18:14)

Posted by 兲堂帼度 at 15:28 │情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