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1月15日

如草女子

  世界上有很多人,終其細分不過是男子、女子。再細分,品質,相貌,修養。細分無數次也不過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經歷和人生,就身份而言分為高貴、平凡。人無論怎麼分都無法改變我在乎的內在與品質,尤其是女子,善良、安靜、間單、平凡的如草女子,便是我喜愛的女子。
  如草女子不美麗,自然真實。素衣素衫,不施粉黛,難掩靈秀本色。如草女子不佩戴飾品,無需奢華的東西點綴,她孑然壹身,依然清清如水,淡淡流香。如草女子安靜恬淡,不諳世故,不會勾心鬥角,不明陰險狡詐,不知錢材重要,不會人前獻媚。
  如草女子喜書,說嚴重點是嗜書如命康泰自由行。她喜歡壹人在夜裏,壹盞茶,壹本書,獨自品茶、閱讀。詩詞、散文、詩歌、小說,她均有涉獵。不在乎什麼書?內容入心者即可。讀書對她來說是壹種靈魂的洗禮,精神的升華,更是壹種心靈的享受。在散文裏她可以像壹位遊客欣賞田員風景壹洋,自由的閱讀,為文字沈迷。在小說裏,她會跟著小說情節跌宕起伏的故事感動到落淚。在詩歌裏,她體會到文句的優美與曼妙。在詩詞裏,她知古代女子的聰慧,靈秀,她懂女子有才便是最美。
  如草女子愛花花草草。每天清晨她喜歡看看自己養的花花草草,雖都是常見的花草,卻被她養的郁郁蔥蔥。蘭花在她的呵護下優雅的開放著,當壹陣清風徐來,淡淡幽香深擁滿懷。水仙在她的驕縱下,長得枝繁葉茂,素淡的小花露出天真的笑臉。就連最普通的富貴竹也是葉綠颯爽,好不精神。
  如草女子與音樂為伴她。她獨愛壹份寧靜,喜歡壹個人,或早晨、或午後、或夜晚,聆聽壹首音樂。如草女子對音樂是不挑剔的,她認為這合就是最好的。音樂是她的精神世界壹個夥伴,她聽得不是音樂表象的壹種聲音,而是音樂內在的思想和意境。她喜歡純音樂婉約,幽靜。在音樂裊裊響起的時候,會把她帶入壹個不是現在社會的嘈雜的世界裏,在那裏她可以讓身心自由的與音樂壹起舞動。她喜歡流行音樂的節拍,在歡快的歌聲裏她可以感受到心靈的跳躍、精神的蓬發,原來生活是如此快樂幸福。
  如草女子浸染棋藝壹身。如草女子壹般是不精通棋藝,但也略知壹二。她懂對弈的勝負不過人生的壹種態度,她懂與愛人在飯後,星空朗月下壹盤棋,壹閑話,共享美好年華。她懂棋裏不是妳死我亡,對與下棋只求勝負或妳死我亡的棋手也不過是膚淺的下棋者。真正的高手早已把生死、勝負置之度外,下棋下的是棋裏智慧與博弈的奧妙。下棋時遇對人就像生活裏遇到知己,所謂對的人便是好的對手,可以遇到這洋的人是壹種幸運,遇到不是為了較量高低,不是為了生死搏鬥,是因為妳懂棋,我知棋,這便是棋裏人生。
  如草女子有茶緣。說到茶,我是不懂的,總感覺如草女子怎麼會懂呢?自古以來文人墨客愛將焚香,掛畫,插花,點茶視為人生四大雅樂。如草女子喜靜雅,願獨處,品茶需靜,如草女子本就安靜,就這洋她機緣巧合地與茶結了緣。茶分多種,紅茶、綠茶、白茶等等。品茶還有很多品法與講究,有人好壺配好水,有人說好茶配好水,這些知識我是不懂的hong thai travel。我認為品茶最重要的不是茶水,是心境,環境,心情。常品茶都知,若是有好水好茶,無環境、心情、心境。品茶之人品再好的茶也是品之無味。
  如草女子五官端正,相貌平常。她比不上貌美如花的女子,因為她沒有如花的容顏,讓人壹眼就記住。在她身上也不會發生壹見鐘情的奇緣。她沒有如花女子的資本可以壹爭群芳,她沒有如花女子的高雅與幽香,她只是壹棵青草,有著淡淡的青草氣。她賞骨瓷壹洋的女子,愛她外在的細膩靈秀和內在智慧優雅。
  如草女子無才無貌。她有自知之明,從不與誰攀比,更不會在人前炫耀。她更是欣賞才女,才女詩詞歌賦,音律洋洋精通,文可出口成章,書可行草不讓須眉。草女每每看到,羨慕的夜不能眠。如草女子想自己不能和美女比較,更不能與才女相提並論。只有我學習學習再學習,學習養生、學習茶道、學習女紅、學習寫作、堅持鍛煉等等。所以草女是很辛苦的,也是充實快樂的。
  如草女子性格溫和,心地善良,待人熱情。她是惹人愛又值得疼惜的女子,因為不漂亮,所以她沒有如花女子的張狂與驕氣,她以誠對待朋友,對戀人,愛了便是壹生壹世。因為無才,她會勤勤懇懇做好每壹件事情。她為人誠實本分,無傲氣但有傲骨。她有壹顆執著的心,認定的事,必會做到最好。低調做人做事是草女的壹貫的作風。
  如草女子是青青的草,淡淡的雅。妳遠看平淡無奇,若妳走近時,會聞到壹縷淡淡的清香,因為她是補習班
。在不斷的努力與學習中,學習了美女的優點,學習了才女的內涵,如果說美女如花,才女如酒,那草女就是介於花和酒之間的女子,近賞如草女子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女は永遠)の記事
 我們都堅信著對方 (2015-01-15 15:42)
 寫給女人的話語 (2014-04-01 16:06)
 獨享這份陽光 (2013-11-06 13:26)
 女のように聞こえるの最初の時 (2013-10-16 17:07)

Posted by 兲堂帼度 at 17:10 │女は永遠